望予.

无人知晓。
——
专业炒冷饭
——
划水年更,一切是缘。
坑少cp杂,凹凸淡圈。沉迷aph,狂厨小少爷!欢迎和我一起讨论哈/布/斯/堡/王/朝!!
没了。

鸽【上】

昂墨鸢终于回来了带着一身伤痕【bushi】。

并且带来了新坑。

更不完了大概。哦这个坑。【我的肝】

ooc到上天。【躺平】

架空。赛赛兽化,鉴于墨鸢生物太差,欢迎找bug.......【葛优瘫.jpg】

军衔和职责我什么都不知道瞎掰几句勿喷。。。。。。。

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迷失了本色的灰渊幕席,曳着火光披洒土地。

   恣意弥漫的硝烟,协奏是连绵炮火。

   枯涸的土地,龟裂骇人。一处算得上僻静的小山脚下,更是不合的用早已生锈的铁丝乱七八糟圈出一片空地,算作集市。趁乱的盗墓者零售古玩,军火走私商大摇大摆兜售枪支弹药。角落的一方肮污中,蜷着一团辨不清形状的黑影,黑影面前摆着一箱塞满毛色浑浊,羽翼参差的劣等鸽。刚刚可以飞翔的鸽子发出聒噪尖锐的咕咕声。箱中散发着恶臭。

   仔细辨认,那团黑影是一个老汉。本应雪白的大把胡鬓被熏染带黑,靠近嘴的一部分胡须因为常年香烟灼烤已经泛黄。

   老汉抬起头,微眯着他被分泌物黏合在一起的眼,静听步履声渐明。

   他混浊不清的瞳孔渐渐映射出一个人影。来人步伐不急不缓,每一步的距离似乎都丈量似的精准。典型的军人的步伐。

  那是一位青年,银白的发丝被戴的严整的军帽遮去大半,赤瞳异常摄人心魄,叫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接近,却会生生被冷淡的神色抑回。俊美精致的面庞,贵族家境优雅严谨的气质,却丝毫看不出纨绔或骄傲。

   一位颇具军事地位并沉稳严谨的年轻军官。

   维鲁特·克洛诺,刚刚升为少校,却接到了上级蹊跷的指令:驯养信鸽。这种基本为下士的工作却交给一位少校执行?奈何军令如山,哪怕是信鸽这种基本在战争开始后就灭绝的物种。

    方圆百里,只有这一片可以勉强称为集市了。

   老汉注视着维鲁特走近。“小伙子,来看看吧,这里有血统最为纯正的信鸽——”维鲁特看着那一群躁动不安的劣等杂种鸽,浅浅蹙了蹙眉。

   只有这些。只够交差。

   维鲁特终是买下了这群鸽子。老汉紧盯着他,忽然扯开嗓子叫了一声:“这鸽子中的确有血统最为纯正的信鸽啊-----”这一声仿佛使老汉所剩不多的生命蜡烛加速燃烧起来,他使劲咳起血来。更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。维鲁特付完钱后便离开,抱着油渍不堪并且恶臭的箱子。

   28只鸽子。

   还有一只不知死了多久了,这就是恶臭的来源。

   总共27只。

   洗干净后发现,确有一只血统极佳。

   那是一只优美的信鸽。它的羽毛随是柔顺的浅灰,羽尖却晕出了缕缕澈蓝。那是何等瑰丽的蓝啊,似乎是将天地间所有蓝色蒸馏后得到的最为纯粹的蓝。它的颈羽更是那无可比拟的灰蓝,如同揉和着每一份蓝天。澄澈的灰蓝色瞳,喙尖似乎勾出一个邪肆玩味的弧度。

   驯养信鸽么?

   似乎也只有这一只有驯养的必要了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