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予.

无人知晓。
——
专业炒冷饭
——
划水年更,一切是缘。
坑少cp杂,凹凸淡圈。沉迷aph,狂厨小少爷!欢迎和我一起讨论哈/布/斯/堡/王/朝!!
没了。

【暖】

〈cp雷卡,很短的刀.
〈伏笔暗喻等极多,不点明.
〈望予专属ooc.
〈这里的抱枕指可以把手从两侧插进去的那种x。
————
  卡米尔为雷狮买了个抱枕。
  甚浅的碧蓝棉料蓬起微鼓的弧度,正面绘了只烟紫船儿。很是精致的纹案,连船体的木纹都影影绰绰的现着。向前疾行的船翻卷起碧涛,甚至可以辨得一点白沫在船尾沉浮。周围零星缀了几颗星子,淡的橙金,若不仔细观察还瞧不出。远处是个状似目的地的黑点。也许只是蹭脏了。卡米尔想。
  他清楚大哥从来不屑于这种留存温暖的东西。他向往的是彻骨寒冷中热血翻涌的感觉,而不是这破败棉絮填充的外表精致的玩意儿。
  那为何要买呢?
  他打了一个小小的冷战,迟疑着拥紧了那抱枕。
  那为何要买呢?
  奇异虚幻裹挟住他,像是心中最完整的真实被系数剖出。机械的将手插进抱枕两侧,冰凉指尖互相碰触时还是让他一颤。
  本就是冰凉的抱枕内里对他的手产生不了一点暖意,反倒令卡米尔更冷了些。
  抱枕本就是以自己之暖反以自己的东西啊。连自己都不曾有一丝温暖,抱枕又有何用?
  哪怕多少时日过去,抱枕终于拼命保留下手心中片刻的温存,可当双手抽离后,不需片刻它又会变回那安静冰凉的一团棉花吧。
  无论它如何努力,它终无法自己散热。
  而外力又总是冰的。
  它拼尽全力保彼之暖,清楚的感知着子虚乌有的暖意,感知这终会离开的暖意。
  它无能为力。
  唯有日复一日的等待,消磨,清醒,才更使它愈发清楚。
  他无能为力。
  不知思考多久,卡米尔终是回过神来。他起身,走向远处模糊不清的人影。
  “...大哥。”开了口才发现喉咙涩的厉害,沙哑的几乎发不出声。
  “嗯?卡米尔?”雷狮回身看向卡米尔,“怎么?”
  “我...”此时才发现无论如何开口都很是奇怪,干脆直接道出,“这个抱枕送给大哥。”
  雷狮略是讶异:“给我?”
  “是的...”低头迟疑片刻,润了润干燥嘴唇开口,“我觉得...冬天或许会冷。”
  理由牵强的可笑。
  递出抱枕的手微微颤抖。
  “让你多心了,卡米尔。”那人未接过,转过身语气平常,“但是,我不必。”
  收回依旧抖着的手,卡米尔的目光直直对向抱枕正面的印花。
  那船仍在斩浪航行。他不由一个寒颤。
  船前状若目的地的黑点,似又放大了些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fin.
手稿打字仓促或许会错字,欢迎捉虫。
 

评论(4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