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予.

无人知晓。
——
专业炒冷饭
——
划水年更,一切是缘。
坑少cp杂,凹凸淡圈。沉迷aph,狂厨小少爷!欢迎和我一起讨论哈/布/斯/堡/王/朝!!
没了。

【我说是520贺文你可能不信xxx】

没有篇名,写的时间如题。
七夕前发出来我就知足了xxxx。【bu】
超短orz,自己都看不下去x。本来想的是个中篇,但是就仓促成了短篇x。没有写到位...打出来的时候又是一番删减,导致这神奇篇幅。
人物属于时之歌,ooc属于我。
以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「维鲁特看见,远处只余一个苍白单薄的织影。白色的阳光鼓胀起来,将世界定格成一片空茫。只有那一点透明的人影,露出招牌的笑。
  "一路顺风。"
  却融在光华中。」
1)
  晗光渐晓。
  柔黄柔黄的太阳暖融了风,盘桓在一寸逼仄的窗外。他伸掌摁在窗上,发昏的红便从手背上透出来。像融在血液中的谁人的眼,像不再跳动的心脏。他冲着光笑,伸手取过一个相框。照片上有一片海,一轮阳和一个人。把照片挡在窗前,他凑近了面庞。一阵失焦后那人的模样又现在眼前。玻璃的相框中清晰的映出他的影子。
  他的眼中有自己。有那人。
  他们终会会合。
  就在这万籁俱寂之刻。
2)
  夜幕深掩。
  一卷薄薄的材料在赛科尔手中蹂躏过后,至少加厚了两倍。他时常是无所谓的瞳眼中现在却攒射着能淹没一切的悲伤。
  像是一片翻涌的海,泛着咸涩的海腥气。
  他撑着桌角直起身来,一旁的副官噤若寒蝉。
  "你便是想告诉我...这消息?"低低的语调像在询问又像自语。窗外是黑黢凝厚的夜,看不见一丝月光。
  维鲁特的手紧拽住门把,几度欲推门出去,但又硬生生抑住脚步。这个时辰...他抬头瞟了一眼老钟,齿轮的咔擦转动却让他心下更是烦躁。这个时辰...消息也该送到了吧。
  自己去,参加被誉为死神的任务。
  心中自始至终从未停歇过的抽疼愈烈,这大概是定居。他想。
  是我过于胆怯?是我无谓逃避?
  维鲁特倚在门上,后脑撞击冰冷物什发出沉闷声响,像是最后的心跳。
  ——直到门扉被人像发了疯似的用力捶打。
  ...果然。
  回过身,他把手搭在门把上。
  哪位。他听见自己说。
  “开门。”熟悉的声音,未曾听过的语气。像是决定什么的咬住了牙,他猛然拉开了门。门外人在下一秒便拽住他的衣领,摁在最近的墙上。
  眼中是令人心悸的光。
3)
  “维鲁特你他/妈不要命了?!”恼恨的盯着他依旧波澜不惊的红瞳,“是你自己决定的?!”问句分分明写满希冀,希望他能为自己驳辩。
  ...真是...和从前一样幼稚的想法啊。
  “是。”话却还是平淡的一个字。毫无解释之意的陈述。
  “......我是不是要说伟大?!维鲁特你真的一点都——......”
  “...你知道吗。我们在一起相伴了——15年?我不是想说些什么。你一直都很厌恶我吧?”咬紧了唇,赛科尔逼视着他。“非常厌恶?”
  没有。
  从未...
  维鲁特沉默的看着那双饱蕴愠色与悲意的瞳。他感受着再熟悉不过的气息,他感到再熟悉不过的指节抵在他颈上——虽然这手的温度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冰凉。
  赛科尔更用力的扯住他的衣领,面庞逼近,迫使他盯住自己的眼。
  他看见难以言喻的痛苦现在赛科尔的瞳中,把所有他熟悉的温融吞噬殆尽。
  “记得多年前的雪夜吗?罢了,我想,你更不愿记得吧。”
  “...那年,冬天竟下了雪。说起来,也是铭刻在塔帕兹历史上的一道神迹。”
  “那是我们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。”
  “很简单的任务。回程的路上便下了雪。”
  “那是在树林中...天是铅灰的,树是黑蒙的,惟有雪花,是亮的。是白的。从天上漫下来。”
  “就像是...你的发色。”
  “那雪,落在我身上。”
  “你看着我的眼睛,却说,是神的泪光。”
  “当年的我啊,还觉得很是搞笑,用这个和你开了许久玩笑。可现在,我知道了。”
  “多年前,那雪,现在的一切,一切都是神所既定的吧。”
  “神的泪光啊。”
  维鲁特的瞳仁剧烈晃动起来,想说些什么,张了嘴却还是说不出声。
  泪水却不受控制的从眼中涌了出来。
  赛科尔闭上了眼,轻轻吻住那人的眼角,直至液体被沾吮干净。
  维鲁特控制不住。他不想哭。
  “对不起。”赛科尔后退几步,略慌乱的抽身离开。
  维鲁特转过门扉,却见赛科尔在远处看着他。
  他突然感觉那人好远好远,根本无法碰触到。
  他看见,黑夜中有白色的阳光鼓胀起来,将世界定格成了一片空茫。只有那一点透明的人影,露出招牌的笑。
  “一路顺风。”
  却融在光华中。
4)
  维鲁特找到「最高决策人」,请求撤回那死神任务。
  那又如何?去他/妈的任务。他想。鲜少的粗俗话语。
  「最高决策人」让他走。
  他疯了一般的辗转向上,写下无数请求信,夜夜手掌酸胀双眼通红。
  杳无音讯。
  他闯入最高决策人的办公室,这大抵是他唯一一次的鲁莽。
  “棋子...怎么能不听话?”最高决策人看了眼象棋棋盘,略有惋惜的看向白方的车,下一刻便被黑方的后吃掉。
  站起身来,他抽出一张烫金的信笺,语气淡然。
  “滚吧。”
  是刺杀界最高赏金任务的申请表,上面赫然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字迹和名字。
  他突然感觉,自己在那晚便已经死去。
  他不再是维鲁特.克洛诺。
后)

  我向你告白了。
  你离开了。
  之后我便得知了你接下任务的消息。
  我想去参加刺杀界的那个任务,反正我又不是赛科尔了。没有你的我怎能还是赛科尔呢。
  组织将我禁闭了,不就是填了个破表吗。
  没关系没关系,我来陪你了。
  长短刺还在我手上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赛科尔.路普
 
  自小我便知道你无法成为一个好的刺客。
  刺客自不该拥有七情六欲。
  雪夜那晚我便知道了,这是定局。猜的不错。
  时间多么伟大...它终会消弭我在你心中的回忆。
  我参加了那任务,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好的刺客。
  毕竟。
  10岁的时候,你便用海样的语调对我说,你要成为一个好刺客。
  我爱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维鲁特.克洛诺

评论(2)

热度(13)